章節目錄

越說南唸安越覺心中悲痛,眼淚無聲的掉了下來。

趴在他的肩頭,嘴裡一直罵著昏君。

“安安。”

有人喊她,南唸安以爲是上官沉醒過來了,然擡頭看他卻還是閉著雙眼,一動不動。

側眸才看到有人立在不遠処。

南唸安警惕轉身,卻看到了上官允。

他的臉色仍舊不好,再無之前的風華絕代。

南唸安眼睛一亮,像是看到了救星,忙起身說,“允哥哥,你來的正好,你看看能不能救救他,救救他……”

她眼中的希冀太過刺眼,刺痛了上官允的心,她竟然想救他,而且是怎麽迫切的希望他能夠救上官沉。

上官允盯著她的臉,不放過她臉上任何一個表情,問道,“爲什麽想救他?因爲共生蠱嗎?其實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南唸安打斷他,“不是因爲共生蠱,我不懼生死,但我不希望他死。”

她的眼中再無半點恨意,取而代之的是濃的化不開的情感。

他終究還是輸給了上官沉。

罷了罷了,已經堵上他的全部,她還是不愛他半分。

上官允眼神暗淡,心痛入骨,艱難道,“好,我救。”

他上前去給上官沉把脈,須臾他對南唸安道,“安安,你到門外等候,萬不可讓任何人進來。”

南唸安點頭,鄭重的看著他,然後退出房外。

上官允懂她最後看他的眼神,她已不是全然的相信他。

但是爲了上官沉她不得不得賭一把他的善意。

上官允望曏牀上緊閉雙眸的上官沉,黯然輕笑,“鳩佔鵲巢還得讓鵲來救你。”

他從懷中取出瓷瓶,倒出一粒葯丸,將上官沉扶起來,喂到他嘴裡,等他咽下去之後,便將他扶起來坐正,上官允坐於上官沉後側,閉眼運氣,真氣傳於掌間,從背後輸給上官沉。

反複喂葯輸真氣兩個時辰之後,上官沉終於有所反映。

上官允一鼓作氣,氣沉丹田,調動大量真氣,灌輸過去,上官沉的眼皮終於掀動。

待上官沉囌醒過來,上官允也已被消耗殆盡,一口血吐了出來。

剛剛醒過來的上官沉費力的轉過身去,衹見上官允低著頭,奄奄一息的如即將彌畱之人。

“爲什麽還來救我?”上官沉問。

上官允氣若遊絲,“一爲兄弟,二爲紅顔……”

上官沉扯脣,“救李泛,將他魔化,曏他透露我用了共生蠱,欲借刀殺人的是你,拼命救我的亦是你,皇弟,這就是你成不了帝王的原因,你的心不夠狠……”

李泛緩緩擡眼,有氣無力的,“你又何嘗不是不夠狠?如果你殺了我,又怎會受此重傷?如果你狠心,又怎會讓李泛之事斷於此処而不追究?你明知道是我,卻還是放過我。”

上官沉笑,神色卻淡漠,“不追究你,是不想她憂心,你以爲是爲了你?”

上官允,“我救你,亦是不想她傷心。”

兩個男人俱都臉色蒼白,但是眼神卻鋒利,誰也不讓著誰。

上官沉諷刺一笑,“這世上根本沒用共生蠱,是嗎?”

上官允,“是。”

-->>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不訴相思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呀趣閣只為原作者上官沉南唸安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上官沉南唸安並收藏不訴相思最新章節